跳到内容
博雅教育成就一生
开始内容

研究与影响

教授Adam R. Nelson在「高等教育研究国际会议」暨「亚洲博雅教育国际会议」分享从20世纪美国大学扩展看今时今日的挑战

2019 年 11 月 09 日

教授Adam R. Nelson在「高等教育研究国际会议」暨「亚洲博雅教育国际会议」分享从20世纪美国大学扩展看今时今日的挑战

 

Adam R. Nelson

Adam R. Nelson教授

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教育政策研究与历史系教授Adam R. Nelson在「高等教育研究国际会议」暨「亚洲博雅教育国际会议」上说,1945-1965年美国大学扩展的历史,能为今时今日大学面对的挑战提供一些啓示。虽然在该段期间美国市民接受国家资助高等教育的机会大幅增加,学生对课程和教学法却不甚满意,认为教育把学生变成人力资本,在他们不认同的企业体系中工作。

 

Nelson教授在以「过去的不确定未来:美国高等教育的重塑,1945-1965」为题的主题演讲中指出,学生认为,要加入劳动市场,所需的不单单是训练,他们希望教育能鼓励学生质疑身处社会的基本原则;结果学生与大学出现对抗,学生形成了一种新的意识形态,宣扬言论自由、政治激进主义和公民权利。「高等教育研究国际会议」暨「亚洲博雅教育国际会议」於11月8至10日在香港岭南大学举行。

 

Nelson教授指出,在1945-1965年这段期间,美国为配合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经济发展,大学急速发展以推动企业增长,当中的利弊很有参考价值。一方面美国的高等教育体系成为全球羡慕的对象;另一方面,这个体系的结构激起学生强烈反对,面临瓦解。逐渐地,学生开始反对美国社会的制度,包括他们就读的大学。他们关注工业化、核扩散、环境恶化等议题,认为大学是社会问题的来源之一,Nelson教授说。

 

Nelson教授的演讲焦点在於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加州的大学扩展,当时的美国市民得到以博雅教育为基础的免费公立教育。1960年,加州的高等教育蓝图以配合急剧增长的劳动市场、栽培学生填补当中的空缺为目标,而加州的公立教育体系更成为了全球最大最好的公立教育体系之一。大学毕业成为了求职的基本要求,大学生人数空前之多。教育急速普及化令更多人成为大学生,同时亦提高了人们的期望。

 

虽然教育是免费的,但学生对他们在这庞大的新系统中取得的教育深表不满。学生认为大学体制只视他们为数字,不把他们当成独立的个体。有教授赞成学生的看法,认为这种体制像个监狱,把学生「加工处理」,个人自由受到限制。很多在常春藤盟校如史丹福大学的本科生,根本没怎么见过教授,他们的作业只由没受过的师资训练的研究生批改;本科生被严重忽略,教师没有动力去关注他们,只垂青研究生。

 

虽然史丹福和柏克莱大学的学生知道自己毕业后一定可以找到工作,但这并非他们所关心的。他们希望得到博雅教育;他们希望能发挥创意、有批判思维;他们希望能关注社会。可是,Nelson教授指出,这个时期的大学只提供大众教育,配合大量中产阶级就业;随著学生对当时的政治环境了解越深,如反战、反核扩散、公民权利、反企业私有化和反政治压迫,他们开始认为,大学是世界问题之一,而不是为他们解答疑难的地方,甚至要求教育内容要迎合他们关心的议题,一些如「学生争取社会民主组织」的运动亦相继成立。

 

面对学生的批评,柏克莱大学禁止同学在大学校园讨论政治或进行政治辩论。Nelson教授认为,这是柏克莱第一个策略上的错误。大学禁止人们进行政治辩论,令学生对教育制度失去信心,他们认为此举有违博雅教育的理念,故要求权力,以质疑大学政策。学生认为大学应欢迎公开辩论,特别是在校园进行辩论。就学生应否在校园讨论政治这议题,学生和校方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紧张。1964年,马里奥・萨维奥带领学生在柏克莱组织示威、静坐;他们要求大学不要再把学生当作人力资本,要有以人为本的教育。

 

Nelson教授说:「该运动证明了年轻人宁愿死,也不甘被标准化、成为可被取代、无关痛痒的人。」学生不单质疑大学政策,还得出一些结论,继而遵循行事。他们相信历史并未完结,希望可以控制局面,改善未来。学生期望未来的大学能为同学摆脱那教人绝望的命运――企业私有化、消费主义,还有盲从附和的风气。Nelson教授认为,我们应从过去学习,找出大学该如何面对未知的未来带来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