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博雅教育成就一生
開始內容

研究與影響

教授Adam R. Nelson在「高等教育研究國際會議」暨「亞洲博雅教育國際會議」分享從20世紀美國大學擴展看今時今日的挑戰

2019 年 11 月 09 日

教授Adam R. Nelson在「高等教育研究國際會議」暨「亞洲博雅教育國際會議」分享從20世紀美國大學擴展看今時今日的挑戰

 

Adam R. Nelson

Adam R. Nelson教授

美國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教育政策研究與歷史系教授Adam R. Nelson在「高等教育研究國際會議」暨「亞洲博雅教育國際會議」上說,1945-1965年美國大學擴展的歷史,能為今時今日大學面對的挑戰提供一些啓示。雖然在該段期間美國市民接受國家資助高等教育的機會大幅增加,學生對課程和教學法卻不甚滿意,認為教育把學生變成人力資本,在他們不認同的企業體系中工作。

 

Nelson教授在以「過去的不確定未來:美國高等教育的重塑,1945-1965」為題的主題演講中指出,學生認為,要加入勞動市場,所需的不單單是訓練,他們希望教育能鼓勵學生質疑身處社會的基本原則;結果學生與大學出現對抗,學生形成了一種新的意識形態,宣揚言論自由、政治激進主義和公民權利。「高等教育研究國際會議」暨「亞洲博雅教育國際會議」於11月8至10日在香港嶺南大學舉行。

 

Nelson教授指出,在1945-1965年這段期間,美國為配合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經濟發展,大學急速發展以推動企業增長,當中的利弊很有參考價值。一方面美國的高等教育體系成為全球羨慕的對象;另一方面,這個體系的結構激起學生強烈反對,面臨瓦解。逐漸地,學生開始反對美國社會的制度,包括他們就讀的大學。他們關注工業化、核擴散、環境惡化等議題,認為大學是社會問題的來源之一,Nelson教授說。

 

Nelson教授的演講焦點在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加州的大學擴展,當時的美國市民得到以博雅教育為基礎的免費公立教育。1960年,加州的高等教育藍圖以配合急劇增長的勞動市場、栽培學生填補當中的空缺為目標,而加州的公立教育體系更成為了全球最大最好的公立教育體系之一。大學畢業成為了求職的基本要求,大學生人數空前之多。教育急速普及化令更多人成為大學生,同時亦提高了人們的期望。

 

雖然教育是免費的,但學生對他們在這龐大的新系統中取得的教育深表不滿。學生認為大學體制只視他們為數字,不把他們當成獨立的個體。有教授贊成學生的看法,認為這種體制像個監獄,把學生「加工處理」,個人自由受到限制。很多在常春藤盟校如史丹福大學的本科生,根本沒怎麼見過教授,他們的作業只由沒受過的師資訓練的研究生批改;本科生被嚴重忽略,教師沒有動力去關注他們,只垂青研究生。

 

雖然史丹福和柏克萊大學的學生知道自己畢業後一定可以找到工作,但這並非他們所關心的。他們希望得到博雅教育;他們希望能發揮創意、有批判思維;他們希望能關注社會。可是,Nelson教授指出,這個時期的大學只提供大眾教育,配合大量中產階級就業;隨著學生對當時的政治環境了解越深,如反戰、反核擴散、公民權利、反企業私有化和反政治壓迫,他們開始認為,大學是世界問題之一,而不是為他們解答疑難的地方,甚至要求教育內容要迎合他們關心的議題,一些如「學生爭取社會民主組織」的運動亦相繼成立。

 

面對學生的批評,柏克萊大學禁止同學在大學校園討論政治或進行政治辯論。Nelson教授認為,這是柏克萊第一個策略上的錯誤。大學禁止人們進行政治辯論,令學生對教育制度失去信心,他們認為此舉有違博雅教育的理念,故要求權力,以質疑大學政策。學生認為大學應歡迎公開辯論,特別是在校園進行辯論。就學生應否在校園討論政治這議題,學生和校方的關係變得越來越緊張。1964年,馬里奧・薩維奧帶領學生在柏克萊組織示威、靜坐;他們要求大學不要再把學生當作人力資本,要有以人為本的教育。

 

Nelson教授說:「該運動證明了年輕人寧願死,也不甘被標準化、成為可被取代、無關痛癢的人。」學生不單質疑大學政策,還得出一些結論,繼而遵循行事。他們相信歷史並未完結,希望可以控制局面,改善未來。學生期望未來的大學能為同學擺脫那教人絕望的命運──企業私有化、消費主義,還有盲從附和的風氣。Nelson教授認為,我們應從過去學習,找出大學該如何面對未知的未來帶來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