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博雅教育成就一生
開始內容

研究與影響

Simon Marginson教授在2019年「高等教育研究國際會議」暨「亞洲博雅教育國際會議」的演講——新冷戰對學術自由構成寒蟬效應

2019 年 11 月 09 日

Simon Marginson教授在2019年「高等教育研究國際會議」暨「亞洲博雅教育國際會議」的演講——新冷戰對學術自由構成寒蟬效應

 

Professor Simon Marginson

Simon Marginson 教授

牛津大學國際高等教育教授Simon Marginson在2019年「高等教育研究國際會議」暨「亞洲博雅教育國際會議」的主題演講指出,在2008年經濟衰退之前,高等教育於國際間高速發展,主要是經濟全球化、全球整合趨同推動所致。雖然全球化的影響已穩定下來,但大學間的合作一直到不久前仍繼續增加,尤以中美學府之間的合作最為顯著。

 

可是,受到中美「新冷戰」的影響,人們對學術自由的態度可能改變了。Marginson教授指出,「當政府受到威脅,或其基本利益面臨危機,大學就得配合。」

 

Marginson教授以「平等但不同:中國崛起對全球和區域大學及科學的影響」為題,向與會者剖釋現況。雖然教育在公開溝通的情況下方能蓬勃發展,可是,Marginson教授說,我們不能期望所有國家都配合某一政治體系。「有些調節我們必須做,但會侵蝕我們理想和身份的,我們必須拒絕。」

 

Marginson教授概述了高等教育的四個基本原則:一、教育不分社會經濟地位、地點、性別和種族;二、大學不受外界影響,享有部份但真實的自主權;三、在學術領域內有真正自由去學習、教導、書寫、研究和溝通;四、促進本地、國家和全球的聯繫,還有實質和虚擬的學術流動性。

 

Marginson教授說,「東方社會和西方社會最重要的分別在於國家、社會和高等教育之間的關係。」在西方社會,個人可以與社會分開,但在傳統儒家階級制度裡,個人依次地被放置在家庭、國家和社會裡。而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後,國家的支配地位比從前更強。

 

可是,鄧小平把推廣和發展科學視為1978年起中國「改革開放」成功的必然進程。經調節的學術自由與開放的全球聯繫跟從上至下的政策控制結合起來。Marginson教授解釋說,「鄧小平明白科學自主的重要。」

 

這種政策是成功的。2014至2017年間全球科學論文產量最多的五所大學,有三所是中國的大學──上海交通大學、浙江大學和清華大學。而中美之間的合作,就出版的聯合論文而言,也幾乎是科學世界中規模最大的。

 

中國相信,對外開放能讓國家在技術和經濟方面追上來,這種看法,比美國以為「西方國家能保持優勢,並說服中國『西方化』」的想法更為準確。

 

以關稅為中心的貿易冷戰、以華為等公司為焦點的科技冷戰,會否蔓延到科學界?如果科學領域成為戰場,中國不再與西方進行科學方面的合作,中國會否成為大輸家?這些問題暫時都無法解答,但簽證限制已經妨礙了兩國研究員和學生的活動,而學術界還有偷取情報的指控。Marginson教授相信,「實在難以阻止雙方加劇其政治干預。」

 

即使如此,Marginson教授在結論時仍劃出藍圖,要保護科學和學術自由。他說,大學自主權和學術自由的問題不應與一般政治和公民自由混為一談,學術上的基本思想、言論、教與學、書寫、研究和溝通自由必須得到維護,不同學科之間和相同學科裡必須重視多元的思想和方法,那些小部份以國家安全為首要的研究必須從自由的管理體制中杜絕出來;必須承認大學的部份自主權和大學安排教學及研究進程的角色;最後,必須捍衞和推動跨境的學術流動性。